请稍等一下

Pavel Mychko

Director, Producer

近几年欧洲一直在尝试通过制裁削弱俄罗斯,而我们正积极地发展与亚太地区邻国的关系。令人欣慰的是,不仅仅在供货商们所需的矿产品开采计划中,而且在艺术范围内也是这样的积极态度。可以说,在中国俄罗斯艺术的繁荣在持续发展。跟着维塔斯,那个在中国仿佛比在本国都红的明星,这个本民族的舞蹈团体也成为了俄罗斯真正的巨星。FLEXX BALLET,在中国巡回演出的频繁程度差点就要超过在俄罗斯各个城市演出了。敏感的,热情的,带着难以置信的柔韧性在舞蹈中表达着人类更高层次的情绪:兴奋,强迫,吸引力,压痛,激情感。俄罗斯的舞者不仅仅是把挑剔的中国人强烈地吸引住了。更是难以置信,FLEXX BALLET甚至被邀请到中国好声音的决赛表演中同台合作演出。可是没有任何一个俄罗斯的其他舞蹈团体获得过如此殊荣了。下面我们请求这个团体的经理PAVEL MYCHIKO先生讲述一下关于这种流行的现象吧。从中国方面而言PAVEL赞扬他们,同时给予了非同寻常的关注。PAVEL曾经被邀请组织策划世界级规模的中国电影节。中国邀请外国人参与,而非本国人的策划,目的在于寻找一些非凡而超前的内容 。

- Pavel Mychko先生,您看上去很像一个演员,也是职业舞者吗? - 我对舞蹈一直都感兴趣,但是从未进行职业性地训练。小时候,我唱过歌,也跳过舞,但是后来迫于生计,再也没跳过。按照专业而言-我是个物理学家,后来组织巡回演出秀。曾经很频繁地与许多演员交往,安排我们的演员进行了巡回演出Lara Fabian,《Scorpions》,《Deep Purple》,和舞蹈演员们在一起渐渐地明白了,什么是舞蹈,然后才专业地从事了这个行业,但仅仅是做经理人。比起主唱,对舞蹈我更感兴趣,因为在俄罗斯很多歌手都能敷衍了事,而在舞蹈中你怎么敷衍?在舞蹈表演上要么你就认真工作,要么就没有工作

- 在工作中您仅仅是作经理人,也就是说组织者,还是更像艺术指导 - 我有很好的想象力,还有为我的芭蕾舞构思。作为经理人我要相应的形象;作为制片人,我虽然不是指导,但却是真正的领导-有责任在自己的领域去理解很多方面。在很多次国外的演出秀中, 从中还是有些内容让我感兴趣的。

- 我们的舞蹈秀在西方退步了吗?为什么会这样? - 我想说,西方的制片人在一种风格中不细想,他们总是在做修改录影与完善的工作。在俄罗斯同样的制作,可能是因为财务方面的-比较重的负担。要知道票卖得并不贵,而我们,比如,带着自己的团队,灯光,这些费用非常大。但是我依然会按照这个花销继续往前走,因为我看到了巨大的差异,这个差异正是我们与西方制片人的不同所在。我有一些俄罗斯朋友,他们在国外定居,我希望他们来我这里工作。他们思想上依然是俄罗斯人,但是具备很多的西方工作经验。有个女导演,她很忙碌,但在德国工作欧丽伽女士。在海外她制作一个超大的表演秀,比如,安排在了柏林城市日当天举行. 而我想组织演出在中国进行表演,我的秀要大型的,然后我们想出了很多新创意,并使其完善。

- 您亲自跟随舞蹈团演出吗,陪他们做巡回表演吗? - 当然了。而且我总是走出演出大厅,为了感受到能量,发现情色的元素。去发现,什么能更多地激发到公众, 而什么会相对少一些。我们可以这样说,每次我们演出后观众鼓掌,起立,但是我想使他们在演出进行的时候就起立,并且喝彩。现在经营有些困难,当然了,金融危机,但是不会一直这样下去的!我相信如果我们现在就应该做些什么的话,那就最好是做更加新鲜而有趣的内容。

- 您有不少非常敏感的,与情色沾边的节目。那么到底如何找到这个边界点呢? - 这个边界点很微妙。要有完美的品味,这样舞团就不会被认为是低俗类的,但是在舞台上这种情形下会有一些情色的元素在内。这个问题上,所有的都只是取决于你,取决于你的品味,还有你感觉得尺度,还有你个人正确的知觉。但是我总是追随着公众。在舞台上应该上演的不应该是那个我想要的,而是观众更想看到得 内容。我们可以这样讲,现在很流行的那个电影《五十度灰》,我应该看看,不是因为我感兴趣,而是为了明白,为什么观众们趋之若鹜?继而想想这个电影是怎样把大众紧紧地吸引住得。

- 在中国您的芭蕾舞目前还不是很吸引大众,您甚至也出席了《中国好声音》的总决赛,不光是感到震惊。怎么是这样的结果呢:中国对俄罗斯感兴趣的结果还是您正好处于这样的巧合之中呢? - 在中国总是有一些人对俄罗斯很感兴趣。他们对待我们很友好,常常是我不懂英语,而中国人却指导俄语。但是在我们芭蕾舞中存在着强烈的中俄风格的珠联璧合。我们有专业的根据中国历史创作的节目。 我们有一些舞者,他们在中国生活工作了很多年。我们最终也拥有了一些中国人,他们的工作能力也非常强。所以说这个问题上是双重因素的共同作用的结果。

- 中国人比俄罗斯人跳得更不一般吗? - 不是,我们俄罗斯在舞蹈中更厉害一些,虽然中国人的舞者也有些自我的独特性。总之前苏联的,俄罗斯的这些舞蹈家—他们是世界上最强的团队之一,我们有自己的能力。您知道吗,比如黑皮肤的舞蹈家具备一定的能力,并且可以表达在其的舞蹈中,那么俄罗斯的舞蹈家也具备特定的能量。上帝赐给我们所拥有的,经典学派芭蕾—这是最负盛名之一的舞蹈.这个甚至与物理有些相应的联系俄罗斯经典学派芭蕾-是世界最强的!

- 在制作节目方面您考虑更多的是俄罗斯观众呢,还是外国观众? - 我是俄罗斯人,当然更多地考虑俄罗斯观众,但是我选择音乐时,要考虑那种被所有人都能接受的类型。我们讲舞蹈的配乐有一首《我爱你爱到想哭泣》,这首歌中演唱者的嗓音的音色有些特殊的音感,这样呢,中国人就会带着很大的满足感去欣赏这个节目。还有人们很喜爱trash,而我们有这种带很多褶皱的服装,毛皮的帽子还有披风,女孩子们的头饰,这些都构成了对俄罗斯文化的补充点,都含有本土文化.

- 您经常会面对怎样的一些纯职业的问题?比如,人才的流动,或者演员被挖走? - 这些问题当然有啦,但是我对演员们很好,他们喜欢我们的演出秀,所以我们的舞蹈团没有发生多名演员离职的现象。相反,有些演员来找我们,并加入我们。比如,一个乌克兰舞蹈演员。还有一些团体准备与我们合作。我们的这些演员在美国演出了很久,可以说是在那里所有大众的剧院都演出过,人们看见的不仅仅是他们的天赋,我们的工作,我们整个团队的力量,还有我们的“票以售罄”的受追捧度。

- 经常发生演员工作中受伤的事情吗?这是谁的责任,舞者的,还是您作为经理人的麻烦? - 对我而言每个舞者都是家庭成员,要知道我培养了很多人,所以,各种损伤—这个,都是我们共同的麻烦。对于我而言,他们就像是自己的孩子,芭蕾舞团深深地吸引着他们。比如,一个我们的演员现在膝部要做手术,要花费十二万,这不单是损伤,他需要更换膝关节里的重要部分,当然了,这个手术由我来付账。我也同样为自己的演员支付训练场所还有运动课程的费用。

- 顺便问一下,为什么舞者需要训练场所呢?难道排练和两个多小时的音乐会对于芭蕾舞演员而言已经已经算是很大的运动量了吗? - 不是,他们需要维持体型,单独地锻炼身体的各个部位。比如,腿部,要知道你跳舞的时候,是全部肌肉群在工作,舞蹈演员在跳跃之后要降落在比较无力的腿部,他们就会受伤。所以他们应该热身,经常锻炼,他们同样会被自己的事业深深吸引。如果对于领导者舞蹈演员仅仅是块肉的话,当然了,对他们的态度就是另外一种了。所以我要为舞者们提供保障,当某天他们不能再跳舞了,就可以自己做点生意,开个自己的学校。因为他们信任我,所以他们一直和我在一起。

- 对于舞蹈演员而言存在哪些年龄的局限吗? - 如果人看上去状态不错,就没有任何局限。我有个演员都33岁了,但是他在舞台上非常棒。如果演员很注意自己的健康状态,那么40岁了或者42岁还在跳舞是很常见,年龄在这里起不到任何的负面作用。我的大部分演员年龄在25岁,他们在舞台上表达会更复杂一些,就是成年人的感受,孩子就不可能表现这个,比如为了跳出激情感,爱情,敏感,还有一些应该过往伤痛的经历感。

- 生育—是被禁止的吗? - 为什么?完全不是。我们不久前一个女孩生孩子之后重返舞台,继续跳。我这里没有禁令,只要他们是在忙于创作。

- 演员签约的合同会有特别条款吗? - 有些团体会要求成员签署协议,其中会有强制性的条款。可以理解,当舞台上需要三个人的时候,一个明天突然要离开,这可是大麻烦。但是我这里没有设定任何特别条款。

- 您是不是用词有点不准呀,说被自己的芭蕾舞所迷住了,会发生与自己的演员产生爱情故事吗? - 啊,不会,我不能说,我-是个不多情的人,我其实是 个非常多情的人。但是芭蕾舞-这个是我的芙蓉,怎么可以把职业与私人混为一谈呢?不,爱情我要在工作之外寻找,而芭蕾舞是我的生计。

文章作者: Fedotkina Tatyana